《畫中國人的油畫 --宋惠民的藝術創作》

閱讀:5774發布于:2013-08-22 14:00 作者:中國油畫學會

 

“畫中國人的油畫”,是宋惠民先生經常對他的學生說的一句話,這是他一貫的藝術主張,也是他在藝術實踐中孜孜以求的理想目標。經過幾十年的艱苦探索,他正是在畫中國人的油畫方面,取得了出色的成績。油畫藝術雖然發明于歐洲,但在歷史進程中很快為各國人民所欣賞、所接受,成為世界性的語言。我們之所以說油畫是世界性的語言,因為它的繪畫技巧有世界各國普遍認同和接受的標準,如造型、色彩、肌理、空間觀念等,它不受時代和國界的限制。即使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思潮崛起之后,古典性的寫實油畫與現代抽象性的油畫,在藝術標準的評判上出現了明顯的差異,但兩者之間仍然有割不斷的內在聯系,因為后者是從前者逐漸衍變過來的。油畫技術傳播到中國,在中國土壤上生長、開花結果,也離不開油畫藝術的普遍標準。                                               

中國人的油畫藝術是在學習歐洲油畫技術、技巧的基礎上開始起步的。歐洲人油畫高峰期的典范作品,從技法到表現方法,至今仍然值得我們學習和研究。但是,油畫作為一門藝術,它傳載的思想和感情,卻必然染有時代和民族的色彩,而技巧和形式語言也會由此產生相應的變化。只有這樣,油畫藝術才可能在不斷擴展它傳播地域的同時,獲得越來越多的受眾,并使自身的表現語言受民族和地域文化的影響,得以變化和豐富,從而保持它旺盛的生命力。西方的油畫藝術被引進到中國,中國畫家從本土的社會現實和文化傳統出發,根據中國人的審美觀念進行適當的改造,創造了中國人的油畫,不僅是中國畫家完成了引進外來文化藝術的使命和職責,也是他們用自己的才智對世界藝術所做的卓越貢獻。

    回顧近百年世界油畫藝術的歷史,中國油畫從幼稚的摹仿到逐漸入門、成熟,進入創造階段,積累了不少反映中國社會時代變革風貌和描寫本土自然風景的優秀作品,在世界藝術史上已占有自己的位置。實際上,“畫中國人的油畫”,一直是中國藝術家所思考和實踐的課題。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以來,油畫界一直在討論的“油畫民族化”、“油畫本土化”的問題,都表達了這個意思。事實也說明,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真正有成就的油畫家,都是在努力掌握西方繪畫技巧的同時,立足于本土的社會現實和本民族的文化藝術傳統,進行藝術創造的。宋惠民,作為我國油畫領域第三代的一位優秀藝術家,在這方面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

   曾任沈陽魯迅美術學院院長和中國油畫學會副會長的宋惠民教授,是一位出色的美術教育家、油畫家,是東北地區油畫藝術的領軍人物,也是當代全國油畫藝術活動一位重要的組織者和參與者。他經過嚴格的學院教育和訓練,掌握了堅實的造型功力。在從事藝術創作的初始階段,他認真研究西方古典藝術和現代藝術,完善自己的造型技巧和開闊自己的藝術視野。那時,使開始思考如何使自己的油畫體現中國文化精神,具有中國氣派的問題。他意識到,歐洲現實主義藝術油畫遺產和西方現代藝術,要虛心研究;中國古典藝術傳統藝術和五四以來的新傳統,同樣要虔誠學習,并要將兩者加以比較,從中獲取自己的心得和體會。他深知,只有在這兩個方面有所修養,他立下的“心儀經典,追求完美”的目標,才能達到。可以這樣說,他幾十年的藝術歷程,一直在為實現這一藝術理想而奮斗,從朦朧意識到自覺追求。

   宋惠民的繪畫創作可以分為三個主要部分:架上人物畫、風景畫和大型全景畫。宋惠民認為,歐洲古典油畫的成就,也是它不同于東方藝術體系的,在于它的寫實性。中國人要自如地運用油畫語言,必須首先掌握它的寫實造型技巧。在宋惠民看來,歐洲古典油畫并不像有些人誤解的那樣,是不重視神韻的,而是在立體寫實中運用造型的動靜、虛實的變化和色彩的配備,造成具有美感的韻律和節奏,傳達藝術家的主觀感情,與東方繪畫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傳統的寫意繪畫體系,忽略立體造型空間,將其壓束或轉化為平面空間,運用筆墨寫形傳神。或者更準確地說,它的出發點不是形似,而在表達情、意、趣。如何在保持歐洲寫實油畫生動造型的基礎上,賦予中國傳統藝術的寫意精神,是幾代中國油畫家一直在苦心探索的問題。宋惠民的作品表明,他首先關注的是用自己的創作反映他真實的生活感受,表達他的思想感情,而形式技巧緊緊為之服務。因為著眼于他體驗到的中國現實,更因為他受民族傳統文化的熏陶和教育,他的作品自然表露出民族藝術的一些特色和個性特點。他不滿足于此,進一步自覺地強調這些民族藝術因素和個性特點,逐漸形成他油畫兼融中西,在寫實中運用寫意語言,在有宏大氣勢的格局中注重抒情的風格面貌。關于后一點,與他所處的遼寧地域有關,在某種程度上是地域文化傳統使然。總而言之,宋惠民的油畫個性面貌,是他長期生活積累和藝術修養的結果,與當前畫界流行“做”個性面貌的風氣迥然有別。

   宋惠民的架上人物畫《曹雪芹》、《瞿秋白》、《香花.白貓和外孫》、《神往情移》、《馮其庸.流沙河》、《圣山之二》、《畫室.留胡子畫像》等,有歷史文化名人,少數民族宗教信徒,自家的親人,等等。他嫻熟地運用造型手段塑造人物形象,寫形傳神,既注重造型結構,又講究油畫色彩的調性美感,他有意限制色彩的使用,以使畫面顯得單純、統一。為突出人物形象,他約束空間感和加強平面性,并適當運用中國畫特有的點擦皴染,發揮書寫性的美感。創作于80年代中期的《曹雪芹》,在第六屆全國美展上受到人們的普通好評,在于他創造了一個人們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物形象。由于曹雪芹的作品和他的坎坷的一生家喻戶曉,要創造他的繪畫形象并使人們認同,存在著很大的難度。宋惠民選擇了曹雪芹在北京香山構思巨著期間小憇的瞬間,他炯炯有神而又充滿思慮的雙眼,以及微微側身的動態,顯示了他敏銳的思維、堅定的意志和對人生炎涼的深刻感受。在秋風瑟瑟、紅葉飄落的環境中,這位用鬼斧神工的妙筆寫出中國封建社會晚期偉大悲劇的作家形象,生動地呈現在我們面前。人們佩服畫家高超的形神兼備的塑造技巧,贊嘆他用周圍景致襯映人物性格和內心世界的本領。寫人,用形和色彩寫人生經歷在人的形象上留下的痕跡,刻畫人的心靈世界,是宋惠民在人物肖像畫中孜孜以求的,也形成了他人物畫的鮮明特色。他在他為妻子創作的題為《神往情移》的肖像、自畫像《畫室.留胡子時的肖像》以及《馮其庸.流沙河.樓蘭》等作品中,均有明顯的反映。

   宋惠民對風景畫情有獨鐘,他的許多人物肖像中多有周圍環境和自然景色的生動描寫,他說:“風景畫是我的最愛,畫它,看它,都是一種快樂。”最近幾年,他在風景畫創作上投入頗多,收獲甚豐。東北地區遼闊的大自然,以及珠穆朗瑪峰、太平洋,黃河、長江、羅布泊的沙漠……給他提供了豐富的創作資源和藝術靈感。他從大自然中,感受“時光的短暫與突變”和“千變萬化的神奇與美妙。”他的風景畫以氣勢宏偉和有充實的文化內涵而受到人們的欣賞。氣勢宏偉不僅是指他描寫的景色有開闊的空間,更指他的繪畫筆觸與色彩的氣量與力度。他或用獷放的大筆觸,或用麻利的刮刀,橫涂豎抹,用有豐富層次的渾厚色彩,輔以細筆的勾勒,畫龍點睛。他筆下的景色,以寫生為基礎,但又遠不是實景的寫照,而是寫心中之景,抒心中之情,充滿詩性的寫意精神。其中有表現雄邁壯麗之豪情的,如《蒼茫》、《北國風光夕照》、《悠悠歲月》、《遠方系列》等,也有抒發較為細致柔和之情的,如《綠石谷.小鳥》、《鶴鄉的春綠》、《霧迷雪岳山》、《白樺.初雪》等。他通過描寫自然風景,也在寫他對自然和人生的體悟,正如他自己所說,那是“來自自然又超越自然的風景”。

   宋惠民在大型全景畫領域貢獻卓越,他積極參與魯迅美術學院承攬的全景畫創作工程,是這個工程創作團隊的領導者。他們已經創作的中國現有的八幅大型全景畫,以其高超的藝術水平享譽世界,其中尤以寫宏大戰爭場面之真實、生動,整體氣勢恢宏,細節處理精妙的《攻克錦州》一畫,最為精彩。宋惠民和魯迅美術學院在這一領域中的創舉,是應該被記載于中國現代美術史冊的。

   宋惠民雖年過七旬,但仍充滿朝氣地從事美術教育和美術活動,仍在身體力行地畫中國人的油畫,并在美術教育和美術活動中大力宣傳和貫徹他的這一藝術主張。

   我們期待宋惠民取得更大的成績,為中國油畫藝術做出更大的貢獻!

                                                                                                               2011年12月16日于北京,中央美術學院

开户葡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