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目相看 湖南油畫》

閱讀:5425發布于:2013-08-22 14:20 作者:中國油畫學會

 

 我用“刮目相看”作本文的標題,是因為“2011.藝術湖南”展中的油畫作品給我的良好印象,和我原來的感覺大不一樣,出乎我的意料。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可能因為近幾年來我孤陋寡聞,較少全面接觸湖南當代中青年油畫家的作品,頭腦里還保存著多年前的記憶。說當今湖南油畫有了很大的進展,不僅是與它過去相比較而言,即使把它放在全國油畫發展的大格局中看,也有不少優長和獨特之處,有值得我們關注和硏究的新趨勢。

    說當今湖南油畫界“新人輩出”是不過分的。參展的都是50-60后出生的藝術家,他們是隨著改革開放大潮成長起來的。他們的作品給我整體的印象是:藝術功力比較扎實,視野開闊,不墨守成規,敢于探索和創新。藝術功力比較扎實這一點,是因為他們學習的環境是在80-90年代,社會文化環境比較穩定,學習條件有了很大的改善,再加上他們個人的努力。而視野開闊,不墨守成規,敢于探索和創新,雖然是當前全國美術創作發展的總趨向,但湖南油畫卻不同于其他地區的特點,那就是藝術家們不追求統一的地域風格面貌,各有所好,各行其是,可又不是玩弄形式的花樣翻新,而是力求作品包含更多的文化意味

   這樣說來,湖南藝術家們已經擺脫了關于藝術地域性的困擾。藝術有沒有地域性或地方特色,有沒有地方藝術流派和風格?回答是肯定的,當然有。最近讀青年美術理論家周功華的一篇論述湖南美術的文章,他結合湖南歷史文化傳統,指出湖湘文化的品格與特質。他認為“敢為人先”是湖南人的性格特征;“心憂天下”是湖南人的人文品格;“經世致用”是湖南人的思想特征;“融合創新”是湖南人的學術特質。他進一步分析說:“湖湘文化由于地緣性原因,呈現出文化上的東西參雜、南北交融的混合狀態,特別是由于歷史上的文人流放等原因,客觀上促使湖湘文化在學術上的兼容并蓄和主觀上的融合創新。”(周功華:《紅色搖籃  湖湘文脈——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與湖南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我覺得這種聯系湖湘文化的歷史傳統與文化品格來審視當代湖南藝術,是很有意義的。每位湖南藝術家也都應該認識和熟悉本土文化的傳統淵源,從中吸收營養,讓這些傳統文脈自然地流淌在自己的血液之中。至于具體到每位藝術家的創作,則可以超越地域特色的考慮,不必孜孜以求地追求所謂地域風格。一個地區的統一風格的形成,隨其自然為好,不要拔苗助長地刻意創建。地方特色在每個人的創作中最好是“個人無意識”的自然流露,反映在群體藝術家作品中則應該是一種“集體無意識”的反映。其實,不僅地方特色、地域風格是如此,被我們畫界議論最多的“個性”也應該是如此。每位藝術家的創作必須有異于他人的個性面貌,這種面貌越鮮明越好,這是毋需討論的。問題是如何形成自己創作的個性面貌,是精心構建它,還是任其自然地形成?很多湖南油畫家不去刻意做“地方風格”和“個人風格”,而是在提高自身藝術修養與技巧基礎上使其水到渠成,這是值得提倡與發揚的。

   與前面討論有關的另一問題是,湖南油畫家們似乎已經擺脫了與寫實風格有關的諸多困擾。他們已經很平淡地看待繪畫中諸如寫實、表現、象征、抽象這類表現方法的問題。他們站在一個新的高度來處理藝術語言和表現技巧。本來,藝術表現方法是藝術家用來表現自己的真情實感和思想觀念服務的,沒有高低優劣之分。純客觀地呈現物象的外表,決不是寫實藝術的真正目的。只有在寫實中同時寫藝術家之情之心,才是真正的藝術。同樣,采用諸如表現、抽象、象征等其他手段,也必須與藝術家真情實感的表達要求相適應,才有動人的魅力。從當代湖南油畫家的作品看,他們大多根據自己的性格愛好、生活經驗和藝術修養,選擇自己作品的題材和表現方法,應該說這是他們藝術自覺的又一反映。

    繪畫面對新的圖像的挑戰,從西方傳來的油畫首當其沖。如何機智地處理手工繪畫與用新的科技手段創造的圖像之間產生的困擾與糾結,不僅需要藝術家們運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還必須首先對用腦、眼和手合作完成的傳統繪畫價值有堅定的信念。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對藝術規律的一種自覺。新的視覺圖像呈現的客觀景象及對客觀景象的主觀性呈現,已經成為普遍流行的視覺文化品種,并為廣大群眾所接受。它也正在顛覆手工繪畫,使后者越來越邊緣化,使手工繪畫生存和拓展的空間越來越狹窄。細細比較新的視覺圖像與手工繪畫,我們不難發現兩者之間微妙的差異。這就是機器手段與手繪之間對觀眾視覺和心理產生的“藝術刺激”即“藝術感染力”的區別。通過機械手段創造的視覺圖像無論如何高明,都缺乏手工繪畫所承載感情的細致和直接。手工繪畫,包括歷代歐洲傳統寫實派大師們諸如維米爾、庫爾貝等人的一些作品,之所以有永久的藝術感染力,主要不在于他們在運用機械手段創作圖像基礎上的寫實,(最新科技手段測驗證明,這些寫實繪畫大師均運用過機械手段來輔助創作寫實的繪畫圖像),而在于他們在“繪”中智慧地傳達出的時代氣息和個人的內心感情。英語和俄語中的繪畫一詞,都是描繪、描寫的意思,俄語中的“畫”更是由“生動”加“寫”兩個詞根結合而成。如今,畫家們面對新的科技手段制造的圖像,有兩種可能的選擇:利用它,作為繪畫圖像的參照與借鑒,進行繪畫手段的再創造;避開它,與它保持距離,靜心用傳統的方法經營純粹的繪畫。不論用哪種方式,藝術家應該掌握一個基本原則,那就是要充分發揮繪畫“描寫”的特長。傳統中國畫講究書寫性,油畫工具不同于國畫,兩者的空間觀念相互也有差別,但它們在運用點線面方式上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用手書寫的繪畫所傳達感情的微妙性,應該是任何機械制作的視覺圖像所無法比擬的。我想,在新的視覺文化圖像面前,有“敢為人先”傳統的湖南油畫家們能如此沉著地在傳統手工方式的繪畫中耕耘,絕對不是出于盲目和無知,而是出于經過認真思考之后的自覺選擇。在思考和選擇的過程中,中國畫的書寫傳統肯定是他們重要的參照對象。不難看出,不論是堅持學院寫實風格、崇尚典雅格調的人物畫家曲湘建;還是不拘于成規、在輕松自由的描寫中表現湘域大地風情的陳和西;或是在抽象的境界中探索用較為抽象油畫語言去連接傳統文化精神的楊志堅;以及始終抱著“挺進”勢態探究藝術真諦、在架上油畫與裝置藝術兩個領域奮力搏斗、此次推出祭奠湘軍魂系列的莫鴻勛;還有以真誠的超然心境在老屋、古橋等家園題材中構造自己精神家園的王永清,在與廣袤神秘大自然熱情對話中著重表達心境的黨朝陽,曾迷戀于觀念、試圖揭示圖像背后玄理、此次呈現蘭花系列的石強,以獨特的視角幽默詼諧地描寫老干部老紅軍集體活動場面和用巧妙地碎片組成統一畫面的李占卿,創作紙做新娘、營造超現實浪漫氣氛的曾傳興,用粗獷有力筆觸和豐富色彩描寫夏秋自然景物的喻振海,兼攻理論與創作、常賦予作品以某種理念的鄧平祥;以及具有探索勇氣的周建德等人,在他們的作品中都折射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光芒。他們已不再滿足于傳統文化元素或繪畫技巧在自己作品中的挪用,他們努力追求在油畫中表現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表現當代中國的時代氣氛,而各自的審美追求和風格、樣式,又是如此地殊異,如此地獨特。

  “2011.湖南油畫”在融合創新的精神中成功地展示出自己的面貌,它樂觀地預示著未來的遠景!

开户葡京